甘肃杰隆律师事务所

破产程序中保证担保债权涉及的法律问题分析

作者:李思博


破产程序中保证担保债权涉及的法律问题分析

作者:李思博    


                                                                     

随着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及破产审判工作的加强,加之近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各大行业受疫情影响导致大量企业面临倒闭危机,困境企业通过破产程序退出市场的趋势不断加强。在党中央提出疫情防控与破产审判两手抓、两手硬,确保市场主体有效救治和有序退出的总体要求下,笔者就破产程序中保证担保债权申报及审核过程中债权人、保证人如何申报债权、保证人保证责任的承担及求偿权的行使保证债权是否停止计息等法律问题予以梳理阐述

鉴于破产程序中保证担保债权在申报、审核过程中面临三种情形:一是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保证人未进入破产程序;二是保证人进入破产程序,主债务人未进入破产程序;三是主债务人及保证人均进入破产程序。针对上述三种不同情形,笔者就题述问题分别进行阐述。

情形一: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保证人未进入破产程序。

一、保证人未代替债务人清偿债务的,债权人有权向债务人全额申报债权。债权人申报债权后,保证人不得以其对债务人的将来求偿权申报债权。

法律依据:《企业破产法》第512规定:债务人的保证人或者其他连带债务人尚未代替债务人清偿债务的,以其对债务人的将来求偿权申报债权。但是,债权人已经向管理人申报全部债权的除外。

法律分析:不论是一般保证还是连带保证,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后均有权向债务人追偿。而破产程序中,若债权人未向或怠于向债务人申报债权,则将会产生保证承担责任后无法向债务人追偿的法律风险,加重保证人的保证责任。因此,债权人未依法申报债权时,尚未替债务人清偿债务的保证人,有权以其对债务人的将来求偿权申报债权。若债权人已向债务人申报债权,基于同一笔债权不得在破产程序中重复受偿的原则,保证人不得向债务人申报债权。

二、保证人已代替债务人清偿债务的,以其对债务人的求偿权申报债权。

法律依据:《企业破产法》第51条第1款规定:“债务人的保证人或者其他连带债务人已经代替债务人清偿债务的,以其对债务人的求偿权申报债权。”

法律分析:该条款适用过程中存在两种情形,一是保证人替债务人清偿了全部债务,则债权人的债权已全额清偿,不得向债务人主张权利保证人有权以其对债务人的求偿权申报债权。二是保证人替债务人清偿了部分债务,此时债权人有权就未受偿部分向债务人申报债权,保证人有权就已承担的保证责任向债务人申报债权。同时,根据《企业破产法》第124条的规定,在债务人破产程序终结后,保证人就债权人在破产清算程序中未清偿的债权,继续承担保证责任。保证人不得因无法行使求偿权而拒绝承担保证责任。

三、债务人破产时一般保证人先诉抗辩权的行使

法律依据:《担保法》第17条第2款规定:“一般保证的保证人在主合同纠纷未经审判或者仲裁,并就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债务前,对债权人可以拒绝承担保证责任。” 第3款第2项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证人不得行使前款规定的权利:……(二)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破产案件,中止执行程序。”

法律分析:先诉抗辩权作为一般保证人与连带保证人的责任区别,体现在程序及实体两个方面。程序方面,一般保证人承担责任的时间在债务人之后;实体方面,一般保证人只对债务人无力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性的清偿责任。而破产程序中,在债务人破产且主债务已到期(不包括加速到期的情形)的情况下,一般保证人与债务人清偿顺序不再有先后,但保证责任的承担范围仍遵循补充责任的原则。具体为:债权人可以先向一般保证人全额要求预先承担责任,如债权人先获得债务人的破产清偿,则相应调整保证人的责任承担范围;如债权人先从保证人处获得清偿,则应当预先提存,待从债务人破产程序受偿后,确定保证人的补充责任范围,提存的余额返还保证人。

四、债务人破产后,停止计息的效力不及于保证人。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以其对债务人求偿权申报债权的,对其已向债权人支付的自债务人破产申请受理后产生的利息,不应作为破产债权在债务人破产程序中予以确认

法律依据:《企业破产法》第46条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

参照依据: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年3月20日发布的《关于审理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年5月27日发布的《破产案件审判指引(试行)》第83

法律分析:债务人的破产申请被法院裁定受理后,主债务所产生的利息应当停止计算。该条款制定的目的在于保护破产企业全体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而非减轻债务人的责任。而对于保证人而言,在未损害其原有权益或不当加重其责任的情况下,其承担破产程序受理后的利息,属于保证人应当预见及承担的正常商业风险,不能因为债权人参加了破产申报程序,而减轻保证人的责任,债权人仍有权要求保证人就债务人破产后产生的利息承担保证责任。

同时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保证人代债务人清偿债务后以其求偿权申报债权的,同样应当按照上文提到的立法原则予以确认债权,对其已向债权人支付债务人破产申请被法院裁定受理后产生的债务利息,不作为破产债权予以确认,以保护破产企业全体债权人的公平受偿权。

情形二:保证人进入破产程序,主债务人未进入破产程序。

一、一般保证人破产而主债务尚未到期的,保证人不得行使先诉抗辩权。

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4条第2款规定:“主债务未到期的,保证债权在保证人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一般保证的保证人主张行使先诉抗辩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在一般保证人破产程序中的分配额应予提存,待一般保证人应承担的保证责任确定后再按照破产清偿比例予以分配。”

法律分析:主债务到期且债务人未进入破产程序不存在债务加速到期情形的,债权人不可能先向主债务人主张债权此时,若一般保证人主张先诉抗辩权,则将会成为保证人逃避保证责任的手段,与设立先诉抗辩权的宗旨相违背。因此,在一般保证人破产而主债务尚未到期的情况下,保证人不得以其先诉抗辩权予以抗辩。但先诉抗辩权对应的补充清偿责任并未改变,债权人的债权分配额在保证人破产程序中确定后,不应直接向债权人受偿,而应当予以提存,待债务人的承担责任后,债权人有权就未受偿的部分在保证人破产程序中按清偿比例依法受偿。

二、保证人保证责任需根据债权的还款情况、是否存在物保或其他连带保证人综合确定

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4条3款规定:“保证人被确定应当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的管理人可以就保证人实际承担的清偿额向主债务人或其他债务人行使求偿权。”

法律分析:实务中,债权人向保证人申报债权后,存在债务人在保证人破产申请被法院裁定受理后仍按照与债权人订立的合同分期向债权人还款或主债权项下存在其他物的担保的情况。因此,管理人在核查债权过程中,尽到审慎注意义务,在主债权为未确定或物保优先且尚未实现的情况下,不得直接确定保证人的保证责任。

情形三:债务人、保证人均进入破产程序。

一、债权人有权向债务人、保证人分别申报全部债权,但受偿额不得超过债权总额。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不再享有求偿权。

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5条规定:“债务人、保证人均被裁定进入破产程序的,债权人有权向债务人、保证人分别申报债权。债权人向债务人、保证人均申报全部债权的,从一方破产程序中获得清偿后,其对另一方的债权额不作调整,但债权人的受偿额不得超出其债权总额。保证人履行保证责任后不再享有求偿权。”

法律分析:债务人、保证人均进入破产程序的,对于债权人而言,其可全部债权分别向债务人、保证人申报债权;对于管理人而言,在审核及确认债权过程中,应当及时关注另案的破产进程,将先行破产终结案件中债权人受偿的债权金额作为后案最终确定债权分配数额的依据。同时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债权人在保证人破产程序受偿后,保证人的管理人不得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4条的规定向主债务人行使求偿权。原因在于保证人破产程序中向债权人清偿的债务与债权人在债务人破产程序中申报的债务实质源于同债务。任何实质上源于同一债务的普通债权,在破产程序中只能得到与其他普通债权相同的受偿比率,不能二次予以清偿,并得到高于其他普通债权人的清偿比率,这将损害债务人破产程序中全体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惩罚的是债务人的全体债权人而非债务人自身。

二、一般保证人不得行使先诉抗辩权

法律依据:《担保法》第1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4条第2款

法律分析:前文中就保证人进入破产程序而债务人未进入破产程序,一般保证人不得行使先诉抗辩权进行了分析。同理,在保证人、债务人均进入破产程序的情况下,如要求债权人必须先向债务人追偿,再就未受偿部分向保证人追偿,则可能出现保证人追偿时破产财产已分配完毕,保证人实际被免除保证责任的不合理现象。因此,当债务人、保证人均进入破产程序且债权人均申报债权的情况下,需债权人在债务人破产程序中受偿数额确定后再相应调整保证人的债权清偿数额。

以上为笔者根据法律规定及地区法院就破产审判实践中的疑难问题解答,结合笔者作为破产管理人履职过程中就保证担保债权申报、审核、确认涉及的相关问题作出的法律分析与探讨如您有任何意见、建议或需求,欢迎沟通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七日


   

笔者简介:

李思博,甘肃杰隆律师事务所律师,专长办理企业破产重整、清算法律业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不良资产收购处置、项目融资尽职调查、银行贷款项目法律审常规金融业务法律服务等非诉讼法律业务;合同纠纷、婚姻家事等各类民商事诉讼业务。    代表性破产业务:兰州通用机器制造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管理人;甘肃新连海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管理人;甘肃万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管理人。

    电话:13893436765

    邮箱:13893436765@163.com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即可

   
文章分类: 杰隆星空
分享到: